晨读 | 元宵“斗龙会”

晨读 | 元宵“斗龙会”

    在我们那一带,正月十五元宵节除了吃汤团、看花灯,精彩纷呈的“斗龙会”,也是老百姓心仪的赏心乐事。

    斯时,各家“混堂(浴室)”派出舞龙队,在锣鼓点子与鞭炮声中,威风出行“斗龙”去。一时间,胡家木桥的“清水池”,临平路、飞虹路口的“五龙池”,公平路、唐山路的“鑫泉池”,熙华德路(今东长治路)及鸭绿江路、梧州路、北四川路等“混堂”的舞龙队,从四方涌来,会聚“下海庙”,各显神通,炫技斗能。

    在一阵喧天的鼓乐声中,条条舞龙交汇入场,捉对比试。但见得,领舞的“绣球童子”,头裹黄丝巾、身着黄缎绣衣、箭袖紧裤,窜、蹦、纵、跳,手中的绣球翻飞如流星。其中,“鹞子翻身”“飞步腾云”“海底出蛟”,真是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;生猛威武的“龙头”,忽而“望月啸天”,忽而“一字飞天”;流光四溢的龙眼、飘飞的龙须、红艳的龙舌,快意而傲强;“龙尾”则节律有致,逶迤地随着龙身蜒动。“斗龙”的高潮,是在“卧龙戏球”。这时,随着绣球童子缩杆旋球,操龙头、龙身的汉子,一式地单腿跪地,挺直腰杆,耍成一条“团龙”。最是操“龙尾”者,卧地仰天、上下翻滚,灵动有趣。此刻,你再看那“龙”,旋转如筒,团团地游进。瞬间,条条彩龙,随绣球,傲头翘尾、翻滚蜒走,活灵活现出一幅壮美欢腾的斗龙闹春图景!人头攒动的观众,能不喝彩连连,掌声雷动?

    舞龙、斗龙,是“混堂”的铁规。一旦“歇龙”,很没面子的。年前,东家都制“龙”,组舞龙队。主力当是司炉、助浴、扦脚、堂口杈衣送毛巾的工人。初五一过,取出龙头、龙身、龙尾,拼装成“赛龙”。午后,这些平素不起眼的汉子,抖擞起精神,彪彪地扛着“龙”上了街。随着鞭炮锣鼓,当街试舞,仅作赛前的热身。不消说,精湛的舞艺,引得一街的掌声与喝彩。个中,最为吃劲的是舞“龙头”者。没有一把蛮力是吃不住的。早先,在沙泾河畔“清水池”担纲“龙头”的,是司炉工“大呆子”。莫看他,埋头运煤、烧火,少言寡语,像个“木疙瘩”。一旦舞起龙头,乖乖!神彩飞扬,一脸的颜色!耍“绣球”的小五子,是堂口的服务生。人虽小样,但机灵。眼梢一带,瞅见浴客从睡榻起身,一卷热腾腾的手巾把子就飞将过去,不偏不倚地落在那位手中,得一声谢。那时,每逢“斗龙”,浴池的东家定规要给龙队送红包。银子不在多少,是个意思。若是得胜归来,当有大餐伺候。

    编扎“舞龙”,这是件极为精巧、细致的竹篾活儿,非高超技能者不敢胜任。“清水池”斜对门街面竹器店的老篾匠“张聋甏(聋子)”,就是一把好手。莫看他精瘦细干,风也吹得倒似的,但手里的活儿,那是“扬州城里死八怪,没得画(话)说”。无论是各式竹器、走马灯、兔子灯、还是风筝,他都手到擒来,扎得既有形,且牢固。元宵“扎龙”,更是一绝!劈竹、削条、抽丝、编扎,式式精到。那龙头,扎实牢靠、生猛活灵。尤其是龙须,风中飘逸,妙到毫巅;分段编扎的节节龙身,骨架丰圆,饱满遒劲;龙尾,则扁翘饱挺,形而有致。手艺之精湛,“蝎子屙屎,毒(独)一份”哎!一俟骨架成型,弄堂口的裁缝老钱爷叔就来了精神。扯起绘有龙鳞的彩布,走剪裁缝,心到手到;蒙上龙架,贴切精准;“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”,令人叫绝!

    如今,随着浴室的变迁,舞龙、斗龙,已难得一见,不过,每每忆及,倒也饶有别趣。(胡根喜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